结论:阴德要积得深广,才能受用,才有力量转变命运

改命 admin 暂无评论

datu3.jpg

结论:阴德要积得深广,才能受用,才有力量转变命运。

不积阴德,我们就会随着过去世所造的业力流转,这就是被命运限制住了。 
  广积阴德最好,因为遗留书本给儿孙,儿孙未必能读。留财富给子孙,常反而害了他们,使他们好吃懒做。 
  我们必须深深体会到:我们人生总难免一死。一旦大限到来,一切东西都无法保留住。纵使自己的身体,仍然会舍弃,何况那些身外之物呢?一个人死了以后什么东西都不带走,而只有带走自己今生所做的善恶业,随着这善恶业去投胎受生(参见孛经抄)。所以古人说: 
  “一日无常到,方知梦里人,万般将不去,唯有业随身。” 
  不要以为财富是你所拥有的。财物是“五家”。所共有的。那五家呢?盗贼、水灾(天灾)火灾、人祸、官府、败家子。告诉你,如果你没有广积阴德,当心这五家随时都可发生在你身上。你何不趁早利用这会朽坏的财物来做永恒的功德呢?财物太多别人看了会眼红嫉妒,肖小之徒知道了可能会做出对你不利的事情。可是阴德和智慧没人抢得走,最保险。而且阴德和智慧对于你的子孙和来世帮助太大了。不然,易经上怎么斩钉截铁地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 
  为什么一般人大都“富不过三代”,而范仲淹的家族竟能兴盛了八百年而不衰呢?因为一般大人都不懂得行善,而且无时无刻不在造恶念恶业,所以容易出败家子。一出了败家子。你再多的财富也完了。可是范仲淹不同,他积的阴德太多了。他当宰相,可是他死后,他家人却居然没有钱买棺材。因为他平时把所有的钱财都拿去救助贫困了。假如你也好像范仲淹先生这么做,你的子孙也一定会发达的! 
  行善贵在及时努力。我们大家现在就开始积阴德吧!否则恐怕会太迟了。因为生命无常,我们并不知道死神何时会来临,所在应该趁早修善积福。 
  “心田种德急修持,生死无常不可期。窗外日光弹指过, 为人能有几多时?”——宋士元 
  “一年又一年,渐渐改容颜。始作儿童戏,看看白发全。 
  莫造来生孽,回头种福田。休待无常到,修行早向前。”——缺名 
  今天我和诸君所谈的改造命运原理比起佛经解脱生老病死的智慧,可是小巫见大巫。盼望诸君读了这一本书以后,不要就此自满,发心去精研教典、深入经藏,你将来的成就才是不可限量的。谨在此恭祝大家法喜充满,福慧双修!

改造命运的原理与方法附注 

  附 注

注一:“知由善因生善果,知因恶因生恶果,恶远恶离矣。”(涅般木经) 
  注二:劫是印度最长的一种时间单位,一小劫合计一千六百八十万年,一大劫合计十三亿四千四百万年。 
  注三:“永言配命,自求多福。”(诗经) 
  注四:“天难堪,命靡常”。(书经)  
  注五:“天作孽,犹有违;自作孽,不可活。”(书经太甲) 
  注六:“作善降祥,作不善降殃。”(书经) 
  注七:“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易经) 

注八:“吉凶消长……”(易经) 
  注九:“善则获福,恶则受殃,天之所疾,祸无久迟,阴德虽隐,后无不彰。是故圣人,化恶授善,莫不蒙。” 
  注十:“上帝临汝,日监在兹。”(诗经) 
  “福祸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是以天地有司过之神,依人所犯轻重以夺人算,减算则贫耗,多逢忧患……又有三台北斗神君在人头上录人罪恶,夺其记算。又有三尸神在人身中每到庚申日辄上诣天曹,言人罪过。月晦之日。灶神亦然。”(太上感应篇) 
  注十一:“非天夭民,民终绝命。”(书经) 
  注十二:“一切福田,不离方寸,”(六祖坛经) 
  注十三:“心为法本,心尊心使,心之念恶,即行即施,于彼受苦,轮辍于辙。” 
  心为法本,心尊心使,心之念善,即行即为,受其善报,如影随形。”(忠心经) 
  注十四:“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华严经) 
  注十五:“相从心生。心有善恶,有厚薄,而相之休咎系焉。”(陈希夷心相篇) 
  注十六:“心者貌之根,审心而善恶自见。 
  行者心之发,观行而祸福可知。”(陈希夷心相篇) 
  注十七:“心能造作一切业,由心故有一切果。如是种种诸心行,能生种种果报。”(正法念处经第二十卷) 
  注十八:“一切众生,系属于业,随业自转,以是因缘有上中下差别不同。”(业报差别经) 
  注十九:“众生莫轻小恶,以为无罪,死后有报,纤毫受之。父子至亲,歧路分别;纵然相逢,无肯代受。”(地藏经地狱名号品第五) 
  注二十:“一切众生所作业,纵经百劫亦不忘;因缘和合于一时,果报随应自当受。”(光明童子因缘经卷第四) 
  注廿一:“业有三种:一者现受(报),二者生受(报),三者后受(报),此三种业中,一一皆有定与不定。”(大乘造像功德经卷下) 
  注廿二:“若人行道,常好坐禅,观心无心,法不住法,是名大忏悔。”(宗镜录卷八十六) 
  注廿三:“天道亏盈而益谦,地道变盈而流谦,鬼神害盈而福谦,人道恶盈而好谦。”(易经)

 

诸佛诸菩萨偈曰: 
     口意不行恶 身亦无所犯 当除此三行 速脱生死关 
  佛教是有严格的思想系统,并且彻头彻尾,把人生一切重要事物都详细解答给我们,也能指示一条光明的真理(大道)。多得佛法的道理者,人生必充满着勇气和乐观。前途定是无限的光明。 
  所谓:人身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 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待何生度此身。

改造命运的原理与方法,著名人类学家马里奥博士惊人发现许多人前生原是飞禽走兽 马里奥博士是利用前生回溯催眠法套出别人前生的事迹,他在十多年前便发现此事。近年,这类个案增加了…… 
  马里奥博士是研究人类轮回学的专家,他的研究差不多已可肯定了轮回是存在的,在他研究的千多个个案中,被研究者在接受了前生回溯催眠后,都能说出前生的事迹, 绝大部份研究者描述的前生事迹都证实是真实无讹的。马里奥博士动人心弦的研究,本栏以前已介绍过了。 
  催眠后吐真相最近,马里奥博士又发表了新的研究报告。他发现了原来有些人的前生竟然是动物
  他首个此类个案的主角是一名三十多岁的男人,他为了体重问题而来求助他帮助。这男人十分喜爱参加派对,在派对中,他往往不能自制地大饮大食,使他不断发胖。 
  很多医生都建议他减少他参加派对,但无论他如何努力,他总不能控制自己的内心冲动,于是求助于马里奥博士。 
  经过前生回溯催眠后,博士发现他的前生竟然是一条海豚
  他忆述他自己的前生是一条年轻的雄性海豚,是它们一群中最具才智最聪明的。有一次,他感觉到一群杀人鲸——海豚的天然敌人,正游向它们,他尝试去警告它的同伴,但它们被眼前的食物所吸引着,对他的警告全不理会,于是他只好自己离群避难。 
  果然,一群凶猛饥饿的杀人鲸接近了,将那群海豚全群杀死,只剩下他独自一条,在该海域之中孤独无伴地渡过一生。 
  马里奥从他的前生经历之中,得出他现今生活的问题结症所在——他渴望伴侣。 
  于是他现生之中有强烈的潜在恐惧感,他害怕再孤独,希望一直经常有一大群人在他身旁。 
  马里奥博士的另一个有趣个案是被研究者的前生竟然是一条蟒蛇,当他在椅上忆述这件事时,他甚至做出蟒蛇爬行的动作。 
  这名男子说他前生有一天正盘作一团在晒太阳,突然之间火山爆发,使他整个滚落了山下,被土石活埋了。 
  前生是大灰熊 
  在另一个案中,一名三十多岁的女秘书,忆起自己的前生是一头全身长有红毛,会站着走路的雄性熊人。 

她生动地形容了她的前生如何从一枝枯死的树干内,检出里面的昆虫和吃食它们,马里奥博士认为她的前生很明显是一头灰熊。 
  另一个案的主人翁是一名廿四岁的家庭主妇,在催眠下,她告诉研究人员她正在蜷伏在沙漠的一处荫暗的石块下。 
  当她形容四周事物时,显示她是从地面上望着东西的,就像一条响尾蛇一般。 
  有一个十分爱马的女子曾求助于马里奥博士,她是一名医生,收入颇丰,但往往收入不敷支,因为她实在太喜爱马了,她不能控制自己花费于马匹上,她曾先后求助于数位心理医生都不能解决她的问题,最后经马里奥博士用前生忆述催眠法诊治后,才知道问题所在,原来她前生是一匹赛马,它叫“珍纳第”,二十年代在美国南方多个州出赛,颇有名气 。 
  有一名少年描述自己的前生是一头黑豹,他描述了一个黑豹的自由自在的感受,他清楚地说出他如何感到自己较森林内其他动物优胜,像万兽之王一般。 
  轮回超越界限另一个老妇在催眠之下则说出她前生是一只老虎,这只老虎十分凶猛,曾经杀死过五千只动物以上,最后给一个猎人打死了。 
  马里奥博士声称其实他在十多年前便发现有动物轮回为人的个案,不过一直未发表,到近年,这类的个案增加了,经过调查发现其中大部份是十分可信的,所以他才整理发表,但他未能提出新的理论解释这些现象。 
  西刚博士亦是研究轮回学的著名学者,他甚至认为轮回转世应超越人类与地球上动物之界域,宇宙中适合生物生长的星球有很多,单是在银河系中,便可能有上百个甚至数千个适合生物生存的星球。 
  在那些星球,有许多我们想像不到的生物存在,不管它们之形态如何,它们体内也一定有支配其自身活动之中心,即是脑或与脑相似的部份。 
  人类死后,生命便成为宇宙生命的一部份,可到处飞行,亦有进入宇宙生物脑的可能性,同样动物,或其他宇宙生物亦有可能进入婴儿的胚体轮回成为人类。 
  当然宇宙之中一定有一个严格的法则控制一切的轮回活动,这方面佛家有十分详细的研究。很多科学家已开始对那些描写轮回的佛学书籍发生兴趣,因为那些书上的记载有很多和近年的研究发现十分稳合。 
  地狱报应的故事 
  这里我且举一个民国初年,谛闲老法师去北京讲经,道经烟台时,同他的皈依弟子烟台道尹伍雍所说的地狱故事,详见亻炎虚老法师影尘回忆录第八章八二页至八七页。回忆录说: 
  “谛老也知道伍的夫人是程某的女儿,程某在过去做过大官;此时他已死去。他夫人很信佛,还办了不少的慈善事。在谈话之间,谛老忽然想起一段奇闻: 
  “你知道吧!”谛老对伍道尹这样问。“近来上海出一段奇闻,差不多人人都知道!” 

  “我还没听说呢,什么奇怪事?” 

  谛老又沉思了半响,像说闲话似的,把这一段新闻,从头至尾的说出来。事情是这样的: 
  “有一位程某,是一个官宦人家,家里很富足。程某在上海故去了。他还有一个太太,念夫心切,自从夫君死了以后,整天哭的要死要活,想要与夫君再见一面,那时候,在上海有一个法国人,会“鬼学”,能够把新死去的鬼魂招来,与家人重行见面谈话,一次要一千块钱。程太太因为家道很富足,化一两千块钱,也算不了什么!只要把夫君招来见见面,这就心满意足了。于是请法国人到了家里,晚间,在大客厅里摆好坛,把电灯一熄,法国人就在里面掐诀念咒,约有一点钟工夫,电灯完全又开了,但却没见到鬼来。洋人说: “咳!这个人很难找!在阴间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后来见他在地狱里,无论怎样叫他,也叫不出来。” 
  程太太自从夫君死了以后,心里疼的吃不下饭,巴不得赶紧把他招来见面,谈谈话;谁想出乎意料之外,自己的夫君不但没来,而且洋人还说他下地狱,程太太听到这话,不由得怒从心出,火了: 
  “你这个洋鬼子玩艺儿,真会骗人!”程太太恼愤愤的说:“我丈夫一辈子乐善好施,盖庙修桥,不升天,也就够冤枉了!为什么反而下地狱呢?你这不是故意污辱我们吗?” 
  就这样把那个洋人申斥一顿。那位洋人,因为当时不能给他拿出证据来,所以也没法子辩驳,白受了一顿气。 
  程太太气不过,仍然直叨咕,洋人也实在忍不住了。 
  “好啦,你如不信的话,如果你另有新死的人,我可以给你找来作个证明。” 
  “别人我不要,只要我丈夫!”她仍是气的要死的样子说。 
  程太太有一位大儿子,刚在窑子里死了不几天,说这话时,从旁有人想起程太太的大儿媳妇,说: 
  “大少爷不是刚死了不久吗?既然他现在能招魂,可以借这机会,叫少奶奶花几个钱,把大少爷的魂灵招来;一方面可以说说话,一方面还可以证明这件事。” 
  有人把这话告诉大少奶奶,大少奶奶恐怕程太太不乐意,打算自己花钱;所以先给程太太商量一下。程太太说: 
  “你们的事情我不问!” 
  洋人也在旁边插嘴说: 
  “要愿意再作的话,我可以减价算五百元。” 
  大少奶奶很年轻,男人又刚死过,心里正在很哀痛的时候,也很想把他招来见见面,说说话,安慰一下自己的心。就是花上五六百块钱,也算不了一回事。于是就把死者生辰八字,以及死的日期开好,一切都准备好了以后,洋人重行登坛去作法。 
  这一次不像上次一样,登坛不一会工夫,鬼就来了。来的时候,先在桌子底下哭了一顿,以后又说话。他的女人问道: 
  “你是某人吗?” 
  “是!一点不错。” 
  “你在阴间怎么样?” 
  “因为我刚死过不久,还在疏散鬼之列,未受拘禁。过几天,恐怕一点名,就要受拘禁了。唉!我在世间的时候,整天花街柳巷,吃喝嫖睹,不做正经事,造下这种孽,觉得很对不起你。现在我已经走到了这步田地,也没办法,除非你们能做功德,念经超度我。在我那件衣服里,还有一张支票,你可以到银行取出来。家里的事,你多费心,要好好照管孩子!” 
  有人到那件衣服里找一找,果然在口袋里有一张支票,在旁边看的人,又把他的小孩子抱来,故意让他问: 
  “你是我父亲吧?” 
  “是,乖孩子!你好好听你妈妈的话!” 
  这时,鬼也哭,家里的人也哭,弄得客厅里一片哭声。尤其是他的女人,几乎哭得不成声。后来她在极端悲恸之中,忽然又想起,刚才要请她老太爷的事。又问:“最初请咱父亲,为何不来!” 
  “听说他已经到地狱去了。”说这话时,鬼的哭声更大,程太太在旁边听著,也沉不住气,忽然插嘴说: 
  “你父亲一辈子行好作善,重修某隐寺,创修某佛寺,舍茶舍药,广作布施,印送经典,他有什么孽,还得下地狱?”她一边说,还一边着急的了不得! 
  “我问过他”,鬼对程太太说:“听说:因为我父亲原先困穷的时候,在北京做官。有一年,正值山西年岁不好,闹饥馑;皇上派他到山西,办赈济,国家发了六十万两银子的赈济款,我父亲违法贪污,完全入私囊了;因此饿死了成千成万的人。后来朝廷又派专使去调查,我父亲行了几万两银子的贿赂,把这件事情就掩饰过去了。因此罪孽太大,所以到阴间没有几天,就转到地狱里去了。”
  “你父亲一辈子做的善事也不少哇!就是有罪的话,将功折罪,也不致于下地狱吧!” 
  “那——他的功固然有,究竟抵不过他的罪。有功德,将来可以上天去享福,那又是一回事。而现在所欠的这些成千万的人命债,还得先要来补偿!” 

程太太听到这话,更加火了
  “既然作善事没好处,我们还行善作功德干什么?赶快!派人到某佛寺去,把寺拆掉。把那一些僧人完全赶跑!” 
  这一幕中法合演的鬼剧,到这里算完了。弄得佛寺,却内外都不安起来。谛老讲到这里,遂问伍道尹: 
  “这件事在上海闹了很多日子,差不多人人都知道。你和程某是至亲,究竟他在过去有没有这回事?” 
  “他当时在北京做官的时候,正在穷的难过,这事情不能说一定,大半或者也许有,我不敢说。” 
  话讲到这里,也就无人再往下说了。 
  这是活生生的最近数十年间一件地狱报应故事,读了以后,真够令人警惕
  观此中所言,可得数点启示: 
  一、近代西学东渐,世人对佛教因果轮回之说,多不相信,视为劝化愚夫愚妇之学。不重因果,不惧恶道,谓人死如灯灭,不知死后,业力一一现前,随其重者而逝,无由逃避也。 
  二、书中主人程某,生前高居官职,不知秉公行事,造福百姓,反行贪渎。山西赈灾,公款尽入私囊,害人无数。虽然晚年觉悟,努力行善,奈何恶业已成,故死后沦入地狱。 
  三、佛家言因果不昧,“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即造恶因,苟若冀免其果,当努力行善,并断其恶缘,如蒺藜之种,若无水源、养料,纵有恶因亦难长成矣。若善力不足,恶缘又已现前,势将先遭恶报,纵有善行,,亦于罪灭后方可受也。 
  偈曰:“因固可畏,无缘不生,蒺藜绝水,难望结成。”今恐人误解,以为行善反遭恶果,故特述耳。 
  章太炎梦做阎罗王 
  我在这里,举个威神与业力,能到地狱的有力故事: 
  民国四年,袁世凯想做皇帝,深怕章太炎先生反对,先期诱至北京,幽于龙泉寺;先生忧愤之余,梦做阎罗王。当时有报宗仰和尚书云:“仰上人侍者:快接复书,神气为开,所问幻梦事状,今试笔述,愿上人评之。去岁十二月初,夜梦有人持刺,请吃午餐,阅其主名,则王鏊也。(王,震泽人,明武宗时贤相。)走及门外,已有马车;至其宅中,主人以大餐相饷;旁有陪客,印度人、欧洲人、汉人皆与。各出名剌,汉人有夏侯玄、梅尧臣。余问王公:“读史知先生名德,而素无杯酒之欢,今兹召饮,情有所感。王曰:“与君共理簿书事耳!梅君则总检察,吾辈皆裁判官,以九人分主五洲刑事;而我与君,则主亚东事件者也。”余问王曰:“生死为寿量所限,轮回则业力所牵;大自在天尚不能为其主宰,而况吾侪?”梅氏答曰:“生死轮转,本无主者,此地唯受控诉,得有传讯逮捕事耳。传讯者不皆死,逮捕则死矣。既判决处分后,至彼期满释放后,又趣生诸道,则示非此所主也”。余念此论,颇合佛法,与世欲传言焰摩主轮回生死者不同。因复问言:“铁床铜柱,惨酷至极,谁制此法者?”皆答曰:“此处本无制法之人;吾辈受任,亦是阎浮提人公举,无有任命之者。法律,则参用汉、唐、明、清及远西日本诸法,本无铁床铜柱事也。受罪重者,禁锢一劫;短则有百年。而笞杖之与死刑,皆所不用。吾辈尚疑狱卒私刑,以铁床铜柱,困苦狱囚,因曾遣人微往视之,皆云无有。而据受罪期满者言,则云确受此痛。”余曰:“狱卒私刑,非觇察所能得,吾此来当与诸公力除此敝何如?”王答曰:“固吾心也。”遂返。明日复梦到署视事。自后夕夕梦之,所判亦无重大案件,唯械斗谋杀,诈欺取财为多。如此幻梦不已,而日曜(星期日)之夜,则无此梦。余甚厌之。去岁梦此二十余日;一日,自书请假信条焚之,夜亦无梦。一夕,尽换狱卒,往询囚徒,云:“仍有铁床铜柱诸苦。”因问此具何在?囚徒皆指目所在,余则不见,归而大悟。佛典本说此为化现,初无有人逼迫之者,实罪人业力所现耳。余之梦此,是亦业感也。今春以人参能安五脏,买得服之,并于晚饭后宴坐观心一小时顷,思欲去此幻梦,终不可得。来示谓不作圣解,此义鄙人本自了然。但比量上知其幻妄,而现量上不能除此翳垢,自思此由心所现故耳。吾辈处世,本多见不平事状。三岁以来,身遭患苦;而京师故人,除学生七、八人外,其余皆免仰炎凉,无有足音过我者。更值去岁国体变更问题,心之恚,益复炽然,以此业感,而得焰摩地位,固其所宜。息嗔唯有慈观,恐一行三昧,亦用不着。慈观见涅般木经,虽说其义,而无其法;亦如竟无从下手耳。想上人必有以教我也。(所之事,有何体性?能之心,作何形象?未尝不随念观察,而终不能破坏。)……章炳麟和南三月三十日” 
  章先生书中所言:可得三点启示: 
  一、章先生奔走革命,九死一生,鼎镬在前,奋不顾身。其磅薄无前之气概,足以薄日月而撼山河,即经中所谓威神是。故能独到狱所。 
  二、先生不见炮烙等刑,而罪犯能见,以先生无此业,故亦不招此感,而地狱惟业所显,亦可得一确证。 
  三、“来示(指宗仰上人来信)谓不作圣解,此义鄙人本自了然。但比量上知其幻妄,而现量上不能除此翳垢,自思此由心所现故耳。”此即经中所谓“业力不可思议。”亦即“习气难除”之证。经言:“阿罗汉习气未净,惟佛方能除尽。”故成佛须三大阿僧祗劫也。 
  录自“论地藏经是佛对在家弟子的遗教” 生死轮回证明由冥府掌管李柏农居士说:有麦君,当香港华民政务司英文书记并教授英文,性情清正,丝毫不苟,政务司英国人,常对人说,中国人能像麦君,国事那里会弄到这样!麦君每月中,要整睡七昼夜,说是当阴间放关的职务,掌管轮回,人多不信。问他七天所放的灵魂有多少?说有几十万。问他一同作事的人有多少?说很多,问他天地中有这样多的人投生么?说投生不都在人道里,香港广东人,喜吃乳鸽,一天杀无数,这无数的乳鸽在几十日中生生死死常受轮回,也在我们手里经过。又说同事二人,有大祸,一不孝,一枉法,将死在水火里,叮嘱不要到省城去,二人不信,特到省城去,那时正当省城大水,西关同时大火,一人死在水里,一人死在火里。麦君说地府最重佛法。 

  录自“因果轮回实录”香港佛经流通处出版 改造命运的原理与方法赖母谢老居士往生记赖母谢老居士往生记念念若能离溷浊 生生从此脱胞胎赖母谢妙娘老居士,彰化县员林人氏,于一九八五年十月一日往生,享世寿八十。遗骨火化后,获五彩舍利数百颗,颗颗坚固异常,并且色彩斑烂。本刊特将老居士平素精勤向道之修行事迹,专访刊载,愿同修欢喜赞叹之余,亦坚定信心,勤备资粮。 

  赖母三十岁即开始信佛持斋,早年修行方法,是“早金刚,晚弥陀”仅止于诵经礼佛而已。在十余年前,因车祸伤及双腿,略微不良于行,因而向同修陈酌君居士慨叹,“礼佛有所不便,真是业重障深。”陈居士乃语之曰:“念佛法门不可思议,只要诚心念佛,功德更大。”此后赖母即一心念佛,力求往生。 
  老居士日常修行甚为精勤,每天清晨四时即起身作早课,课毕听电台弘法节目,以求行解相应。平素单独一人住员林乡间,早斋毕,经行休息,约九时许,再静坐念佛。坐、卧均面朝西方,以表心志。午斋后休息到二点半,起身,依然继续念佛。傍晚时刻,盥洗完毕,即作晚课,夜间休息,必右卧如弓,天天如是,从不间断。 
  老居士谨守口德,向不说闲杂语。惟独每见同修来访,谈及修行法门,必法喜充满,畅谈心中所感、所悟。常勉励后学:“不要放荡,念佛要念得扎实,句句出口、入耳、心想。这样下功夫,才会有定,有定之后,智慧就增长,觉就出来了。”陈酌居士年纪较老居士小十五岁,身体依然健朗,每次上员林布教所听经后,老人最喜欢问问她,听进去了那些法,听后又有何心得。七、八十岁之老妪,修持严谨若此,语必及道,街坊莲友听闻者,无不心生敬佩,勤念弥陀。

近一年,老居士因高龄独居乡间,子孙深感不安,纷纷设法请老人到市区共享天伦。北部儿子,特将其佛像搬往台北,期盼老人随佛北上。老人在众子孙殷切劝驾下,终于搬到员林车站附近与子媳同住。在无佛像可瞻仰膜拜之环境下,老居士依然天天面西作课,不断修行。然而厌离娑婆之心专切,屡告陈酌居士:“我今生最缺度众与助念,我临终时,你可要好好助我一臂之力。因人临命终时,一刹那就入地狱,一刹那就上西方。” 
  今年农历七月中旬,老居士再告诉陈酌居士说: 
  “我要回去了,这里没有佛像,还是早点往生好,你要好好帮我护持助念。” 

  陈居士见老人毫无病苦,精神矍铄,故戏言: 

  “天气如此炎热,助念颇为辛苦,你往生的难过,我助念的也难过啊!” 
  “我待天凉些才去,你可别误我,切记要助念啊!” 
  “唉!你可别拖太久,否则你未断气,我反而比你先走。” 
  “不会太久的,二、三天就好了。” 
  陈居士说,老人有如预知时至般的要求她助念,果于农历八月中旬,天气转凉时节,因头痛晕厥,助念三天,安祥往生。弥留三天中,第一天,目不能睁,口不能言,然手掌,始终随佛号之节奏,拍打床沿。第二天依然微招手指,暗合佛号。第三天陈居士在耳边叮嘱提起佛号时,老居士均有所反应,完全正念分明。往生后,其眷属如法助念八小时始入敛,其身犹柔软如棉,容貌如睡。 
  老居士火化后,捡拾遗骨时,胸口有白色舍利花一团,左右各有佛手状之舍利一只,枕骨处有黑色发舍利四枚,左手肘有朱红色舍利,左右膝有绿、青、蓝等各色舍利子,共数百余颗。舍利子多呈椭圆形,大部份直径在半公分以上,晶莹耀目,为本省罕见,诚为稀有难得。 
  净土法门,三根普被,万修万人去,由赖母之修持可得明证,愿我同修,既得人身,复闻佛法,且见赖母修证之殊胜,务必佛号提起,穷尽形寿,不改初衷,正是“念念若能离溷浊,生生从此脱胞胎。” 
  (转载一九八五年十一月明伦月刊一六○期专访) 


转载请注明:佛法改命网_专业研究佛法改变命运改造命运方法网站|佛法改命方法网站 » 结论:阴德要积得深广,才能受用,才有力量转变命运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