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平真诠命例分析思路疑义

算命 admin 暂无评论

子平真诠一书在命理学术领域里的确是一部难得一见的好书,在命理发展过程中起着里程碑的意义。其书内容通俗易懂,表达简洁明了,精当适宜,在众多内容繁琐、长篇大论的命理书中无疑具有鹤立鸡群之势,与渊海子平、三命通会、神峰通考并称为古代四大命书。

子平真诠论命可谓是一针见血、一剑封喉,直指命理要害,删繁就简,用语精当,绝无半点啰嗦,不愧是出自大学士之手。其总体理论是正确的,没有走错大方向,本人对其评价很高。但书中也不免存在着部分分析命例的时候过于冗繁,有误导后学者之嫌。当然,这些小细节上的失误并不影响子平真诠在命理史上的重要价值,姑且称之为白玉微瑕。

现举例如下,不当之处望与广大易友交流切磋。

 子平真诠论正官一节中,沈孝瞻先生举了一个财印并用的命例,现摘抄原文如下:

若财印不以两用,则单用印不若单用财,以印能护官,亦能泄官,而财生官也。若化官为印而透财,则又为甚秀,大贵之格也。如金状元命,乙卯、丁亥、丁未、庚戌,此并用财印,无伤官而不杂煞,所谓去其忌而存其喜者也。

 

原注:印为生我,受人之庇;财为我克,管辖他人。用印者必身弱,用财者必身旺。身旺任事,自较受庇于人为显赫,若身弱,则转不如受庇之为安逸矣。金造亥卯未三合,官化为印,水盛火塞,用财损印,用《滴天髓》君赖臣生之理也。似非并用财印,亦非官用财生,列入正官,似非其类。

金状元命在这里被沈先生评为化官为印而透财是大贵之命,在仔细连着第一句读一遍,你会发现,沈先生的原话里重点在于一个财字。沈先生认为化官为印的格局,透财才是大贵的关键。问题就在这里,这句话让后来很多八字研究者误入歧途,都认为化官为印的格局,只有透财才能大贵,沈先生在这里的分析其实是化简为繁了。更有评注之人称其是木盛火塞,用财损印,岂知庚金远隔时干,有月干丁火阻拦制金,坐下又有戌火库地脆金,庚金何德何能可来破印?犹如本想率一队老兵残将去攻打都城,半路却又受到埋伏,前方又有敌军阻拦,何以有能力去攻城耶?

 金状元命其实分析起来很简单,沈先生在这里把它弄复杂了,最后又得出了一个新的命理理论:化官为印而透财是大贵之格。沈先生有化简为繁之嫌。后之学者不细深究之,结果对沈先生提出的理论“惟命是从”,离正统子平大道越走越远。

 其实金状元命就是一个典型的官印相生的贵命,就是这么简单。金状元一生的大贵之气也就是最大荣誉其实就是他的学业,按现在的话来说就是考了全国第一名,极品之贵,真正的“鹤立鸡群”、出类拔萃。这种贵气的来源就在于金状元命中印星得令且在地支亥卯未三合化印局真气,年干又透出乙木印星,时干庚金不但不是大贵之关键,反而是命局忌神。为何金状元能如此大贵?其实全赖庚金远隔时干,且月干丁火比肩制住了庚金财星,护乙木印星有功。更妙庚金坐下戌火库地脆金,庚金既不得令又无本气根气,弱之又弱。虽有克印星之势却无克印星之力。犹如虎能伤人,但把它困在动物园里制住,虽有其伤人之气势,亦不能伤人矣!此正是“忌神弱而被制,大贵之格”也,也即是“有病方为贵,无伤不是奇”。综合观之,印星气纯且静,正是滴天髓所讲的清纯之论,则金状元命大贵已成!

若全局大贵之气在庚金财星,则庚金在天干遭丁火比肩制裁,又遭坐支戌火库地脆金,既不得令又无本气根气,何以能在命局主宰大贵之气?若果真如此,假如将八字中时支换成申字,月干换成庚字,即乙卯、庚亥、丁未、庚申,庚金财星在地支有强根,在天干有同道相助,岂不制印更有力?此命岂不比金状元命更大贵?岂知命局成格相神相互交战,用神无所适从,哭之不暇,何来取贵?命理命理,终逃不过一个“理”字。

 如是可知,沈先生提出的理论:化官为印而透财是大贵之格不完全正确。其实沈先生提出的这个理论只适用于个例,并不是通例。

由是观之,广大易友在研读易学书籍时需要深入细致推敲,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切不可完全盲从于书中固有理论,以至于拘泥于理论,“理之不明,遂生异端,妄言妄听,牢不可破。徒以彼既富贵迁就其说以相从,无惑乎终身无解日矣!”

转载请注明:佛法改命网_专业研究佛法改变命运改造命运方法网站|佛法改命方法网站 » 子平真诠命例分析思路疑义

喜欢 ()or分享